手机版
登录 注册 防骗中心 客户服务:18137372869 17739768641
当前位置:首页 / 日记

妈妈被人杀死了,九岁的女儿不知家在哪里

发布时间:2020.08.16   阅读次数:1050

东土海边人

男, 54岁, 162CM , 大专 江苏 连云港
    这是一件真人真事,就发生在我所居住的小县城,可以说,我是亲自见到的,耳闻目睹的事情的,离我居住的地方,也就300米不到的地方,事情已

    这是一件真人真事,就发生在我所居住的小县城,可以说,我是亲自见到的,耳闻目睹的事情的,离我居住的地方,也就300米不到的地方,事情已经过去四年多啦。现在想来,颇值得让人深思,,,,

     大约十年前,我们本地有一个小区,小区的一楼,本是车库,因为都朝着大路,也算街道吧,街道繁华,路人纷纷,小区的开发商,就将所有的一楼车库,改分为二,正门朝南的,都改为商业门面用房,把车库的门,都改成面朝小区内的门朝北面的房,才叫车库。每间门面房,也就十二到二十五个平方不止,有购楼者,对外出租。

    话说这年的春天,来了一对母女,母亲约有三十二三岁,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女儿,租了一间门面房,在这里做理发生意的,衣食住行,营业赚钱,养活母女,都在这门面房里,她们娘儿俩一住就是六七年,后来,逐渐熟悉以后,才知道,母亲姓庄,山东莒南人,是一位离婚多年的单亲妈妈。母女相依为命。

    后来,随着女儿的慢慢长大,也到了入托幼儿园,上小学的时候,学校又要收什么建校费,异地借读费,什么住校生活费,校服费,书本费等等,又得脱关系,又得走后门,又得找门路等等,花钱的门路,越来越多,光靠理发,远远不够支撑这个家的支出的,为了培养女儿,也为了女儿能在这里读书,母亲使出浑身的解数,不惜一切的赚钱养家。

    后来,有一天,天气正下着小雨,来了一个喝醉酒的穷汉子,到了店里理发的,先是说说笑笑的,后又动手动脚的,理发这行业,几乎允许这类客户的猥亵和不尊的,为了生意吗.为了养家糊口,也为了能够相着客户,说说骚话,拧拧捏捏的,搂搂抱抱的,也不少块肉,敞着个大门,又隔着厚厚的衣服,彼此,也都没放在心上。后来,随着调情,猥亵的进一步深入,男人,又提出了更进一步的要求,理发师说,今天下雨,店里也没有什么生意,看你,也不是什么有钱的大老板,就最低的价格,一百元吧,同意,我们就办理,不同意,那就各人都走各人的。男的也是酒后乱性,一时性起,难得的机会,也舍不得眼前的这块大白的肥肉,咬咬牙,还是同意了,于是,理发师就降下了卷帘门,她们便做了起来,一番云雨过后,下的床来,又放开了卷帘门,当男人,从后屁股里,掏出钱夹,要付款时,钱夹里,统统只有六十九元钱,可他清楚的记得钱夹里,是有三百元整张的大票子,后来,细细一想,是被老婆,昨夜掏出来,给孩子交学费啦,男人一时也慌了,脸也红了,心跳起来,遭啦,这可咋整?他把这六十九元,都掏给了理发师,也慌忙给跪了下来,说,先欠着,三天后一定送来。理发师大骂骗子,骗吃骗喝骗女人,就连嫖资也骗。理发师,抓住他,死活不让她走,说什么也得把钱,给交齐了再走,帮你理了发,光了脸,焗了油,捶了背,只这些,就该收费四十元,再加上‘那个’,总共一百元,也已经在照顾你,迁就你,可怜你啦,真没想到,女人大哭大喊,男人就要夺路而逃,女人死死抱住他不让他走,他将女人摔倒在地上,女人还是死死抱住他不放,他恶狠狠的踹了女人两脚,女人还是不放,女人见他眼露凶相,下了死手,女人也一手抓住他的衣服,一手去拿来了自己切菜做饭的菜刀,朝男人砍去,男人躲过这一刀,慌忙夺下刀来,女人还是死死抱住他不放,男人只想用刀黑呼她一下,真没想到,死而不惧,男人此时也眼红心裂,误将菜刀,抵在了理发师脖子上喉咙,手一颤一抖,便割开了喉咙,淌出了很多的鲜血,女人虽已断气,大争着两眼,还是死死的抱住了男人。

      这时,就惊动了左邻右舍及路上的行人,他们帮忙报了警,快到中午的时候,九岁的女儿,因没有家长去接,被老师领着,送了回来,当警察问女儿,家是哪里的时候,女儿摇摇头,再问,爸爸是谁的时候,女儿还是摇摇头,警察再问,外公外婆,姥姥是哪里的时候,女孩,还是摇摇头。警察,还是蹲下来,心平气和的,和颜悦色的问女孩,你有舅舅,大姨,二姨吗?女孩说,只有两个大舅舅,问家在哪里,叫什么名字,女孩还是摇摇头。警察在理发店,理发师身上,搜出了身份证,找到了山东莒南的警方,那边传来的消息,说已经离婚七八年啦,与那边没有任何的关系啦。又通过前夫的关系,找到了理发师的娘家人,理发师的父母都不在了,就只有两个大哥和二哥,都在很正常的有家,过日子的,

     关于尸体的处理,埋葬的地方,前夫是拒绝收回的,因前夫已经结婚,并有了五岁的儿子。娘家的两个哥嫂,更拒绝尸体再重新返回娘家埋葬,任凭上级处理了。因为,天下的女人,出了嫁,就不属于娘家的子女啦,返回娘家埋葬,民间的习俗,叫“亡门坊”,会主娘家的子子孙孙不安宁的,还必须给她重新找阴婚冥婚再度出嫁的。前夫家,拒绝返回他这里埋葬,更没有丝毫道理的,因为离婚七八年啦,既不是属于正房的大老婆,在这里埋葬,也是孤魂野鬼,游荡飘灵的,无人给烧纸,还愿,也是无主的坟,清明时节,也不会有烧纸圆坟,再添一锹土的人的。

     关于理发师女儿的抚养问题,娘家的大哥家,本来就两个女儿一个儿子。娘家的二哥家,也是一个儿子,一个女儿,人家也不想再要的。都是张口物,花钱时,再说,家中也不太富裕,关于前夫的问题,更有惧内,妻管严的厉害,前妻也是死活不要的,因为,后娘难当,穿衣,吃饭,上学,怎么对这个后女儿的好,也会招来闲言碎语的,并发狠的对前夫说,你若将她的女儿,接来家,你就和她一起过吧,我带着儿子,也走啦。

    这么说,这都对警方很无奈的。通过我们本地的警方和民政,联合商议研究,决定将孩子,送到市孤儿院。我们本县没有孤儿院。并将妈妈的尸体,送交卫生学校。

    杀人者,因酒后,乱性,手抖误杀,又因家庭里太贫穷,四个孩子,其中,还有两个孩子,有大病的,房屋都在漏风漏雨,靠村里的低保及他干保安,一月一千多元钱,维持生活。被判刑十五年。事情,大体上,也就这么结束啦。

日记评论 发表评论

微信

扫描二维码访问微信服务

手机端

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端

客服热线

18137372869 / 18037181155

在线客服